今天清早, 我埋葬了一隻金花鼠。 這莽撞的傢伙從此便蜷曲長眠於雛菊之間。當我為這座小墳撒放黃土時, 我記起童年時代玩埋葬死去的小鳥、昆蟲及老鼠的玩意。 刹那間, 令我想及人類 – 成千上萬 – 那些因屍首全無, 所以從未被埋葬的死難者。就像廣島、長崎到下曼克頓那些死於暴力的災難者。什麼心存感激? 在這般特殊情況下, 還提及感激, 簡直是冷血、無禮兼討厭。

事實上, 所有賜予都是一份禮物; 所以我們應該心存感激。 但這裏所提及的災難又怎能算是禮物呢? 想深一層, 由911事件所帶來的喚醒就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。而每份禮物都帶來機會。對我們來說, 這些日子帶給我們一個醒悟的機會 – 對於瘋狂的暴力和反暴力的醒悟。別忘了, 我們最近目睹的一連串以暴易暴、以眼還眼的報復, 已非第一次發生。但起碼帶來了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讓我們醒悟, 去制止報復一再發生。

說來奇怪, 我們大多對這類以暴易暴的事件, 不加理會, 反應冷淡, 反正心知這些事情總是在遠處發生, 與我們無關。我們像正在酣睡的一群, 突然之間被當頭棒喝, 怱怱驚醒過來。 那我們該怎辦呢? 為了表達對911事件的感激, 我們一定要立即醒悟起來。 若能認識及面對危機, 便可將危機減半。 無論是恐怖份子抑或是合法政府, 危機即是暴力。 任何花言巧語、惺惺作態都不能否認暴力帶來更多暴力。我們必須制止這種活像瘋狂般的暴力不斷延續循環下去。

事實上每人的心裏都植根著暴力。 在我而言, 我坦承我有恐懼、憂慮、冷漠、疏離及無名的怒火。但我亦可以將恐懼變為信任、憂慮迷惘化為沈著平靜, 疏離轉為關愛、荒謬的反應改為理性的判斷。只需要有一顆感恩的心便能帶領我們做到。 讓我跟你們分享使我保持醒悟亦同時感恩的五種方法。

所有感恩都包含信任。當你懷疑, 你便不會相信一份禮物為禮物: 誰能保証那不是一份誘惑、賄賂或陷阱? 一顆感恩的心應有勇氣去相信及克服恐懼。當今的世界充斥著恐懼, 政客及傳媒正在助長和操控恐懼。恐懼令暴力持續, 這便是我們現今最大的危機。 請你讓勇氣鼓動你的心, 就像那些已經清醒過來的人一樣。 今天, 就說句好話去激勵一位處於心存憂慮的朋友吧

感恩亦包含勇氣, 順帶出沈著平靜。 這種沈著平靜與熱情澎湃可兼容並蓄。 說實話, 現今廣泛充斥的歇斯底里, 表達迷惘多於情感 – 其實這是膚淺的焦慮不安而不是對他人的深切憐憫。 做一個真正的關懷體恤同時平靜堅定的人。 請從你內心最平靜的深處出發。 今天就輕鬆自如地緊握某人的手, 給他放送一份平靜安寧。

當你感恩時, 你會敞開心窗, 心境開放 – 不單對人開放, 同時對意外的事情開放。 打從911開始, 我們已經見証了很多非凡的例子: 雖然互不相識, 但在危難時, 仍會奮不顧身地去拯救對方。 但當然亦有些人會別過臉, 孤立自己, 甚至連望對方一眼也不敢。 記著暴力始於分離。 就讓我們打破疏離, 跟你平常忽視的人接觸 – 那怕只是一個眼神的接觸 – 像對收費站的員工、停車場的服務員, 還有同處升降機內的乘客等等。 今天, 就跟陌生人來個眼神交流, 然後, 你會發覺他們其實並不那般陌生。

有兩種感覺不能共存, 一就是感激, 一就是疏離。 事實上, 若心存感激便能驅走疏離。 當你感激時, 你會認同你是屬於一個互愛互讓的團體。 這種認同便是愛。 認同可以不用言傳; 一個微笑, 已是足夠。 亦不必斤斤計較對方會否給你回報一笑。 今天, 就給對方一個出乎意料的微笑, 為世界奉上和平友好吧。

心存感激, 不單對你重要, 對其他人亦同樣重要。 能心存感激就能增加歸屬感; 有歸屬感便能提高判斷力。 能有歸屬感, 便能與普世的價值觀互相協調認同。 自從911之後, 沒有甚麼比理智判斷更為重要。 我們其實面對著一個敵人, 一個共同的敵人: 就是暴力。 理智告訴我們: 只要我們停止暴力, 即能終止暴力; 記著戰爭永不會帶來和平。今天, 請你關注一下新聞, 嘗試以你的理智去分析關心一則事件吧。

我在這裏所建議的五個方法, 看似無關重要, 但其實很有效。 正是因為它們看似簡單: 所以人人都能做到。 試想像一個國家的人民 – 甚至乎是它的領袖 – 都富於勇敢、冷靜和包容的素質; 一國的人民明白接受所有人類均屬於同一家庭, 因此必須協調互應才能達至一個由理性判斷的國家。 在某程度上, 若我們只會感恩而不忿恨, 世界就會美好得多了。 誰會在黑暗的日子預見感恩的光輝呢?  但願這光輝照亮我們吧。

 


Br. David Steindl-Rast